東大封面  

呼~今天終於把大六國外選修的報告交出去了 

話說我根本完全複製上次出國報告的模式阿哈哈哈雖然要交的單位根本完全不一樣~

總之一樣偷懶的丟上來做個紀錄

每次出國回來後看都像是段夢一般的旅程阿(遠目

 

一、            動機

這次大六的國外見習計畫,我一剛開始的目標就放在日本的學校,主要的原因有幾個。

第一個是因為我目前比較有興趣的科別包含精神科,而日本的民族性很細心拘謹,因此想要了解日本的精神科是如何運作的,這個運作模式又和台灣有什麼不一樣;第二,自己從大一開始修日文一到現在也經過了六個年頭,以後當然也希望能夠與日本的醫療界有更多的認識和往來,因此想要把握這個機會到日本見識見識,也趁機讓自己有更多機會融入日本的醫院生態。

今年正好是台大醫院與東大醫院簽合約的第二年,東京大學在說明文件上上有直接的要求希望交換的醫學生具備日文溝通的能力。我總覺得有條件在篩選學生的學校,應該也會更用心地接待交換生,加上想要看看同是日本帝國大學的東京大學與台大有什麼差別,於是乎東京大學的精神神經科就成了我的首選。

 

二、            學校、醫院簡介

東京大學(東京大学、とうきょうだいがく、The University of Tokyo創建於1877年,前身為大日本帝國首座舊制帝國大學,也是日本第一所現代大學,在東京都內有多個校區,最具盛名的是文京區的總校區。

東京大學醫學部附屬醫院(東京大学医学部付属病院、とうきょうだいがくいがくぶふぞくびょういん),是日本東京都文京區東京大學醫學部的附屬教學醫院,直接緊鄰著東京大學總校區,一般簡稱東大醫院(東大病院、とうだいびょういん)

圖一  

[圖一] 東京大學校徽

 

圖二  

         [圖二] 東大醫院外觀

三、            見習內容與心得

                     1.      醫院與學習環境

東大精神神經科門診部位在醫院門診大樓,而病房部則位在舊住院大樓的一到三層,其中一樓是小兒與成人日間病房、二樓是閉鎖病房、三樓是開放病房,另外還有一棟離醫院很近的研究棟。

精神科的病房活動主要分成五個team,每個team都會有一位指導醫(約莫為VS)、一位副指導醫(約莫為R4)、一位後期研修醫(約莫為R1)與兩到三位的初期研修醫(約莫為intern或PGY),每位病人都有一個負責的team。另外東大醫學系的學生的精神科course是兩個星期,我在東大的這段時間共四個禮拜,所以我總共跟著兩梯的學生一起完成他們的精神科course。

神經精神科的主任教授是笠井先生(せんせい,日本人對醫師的尊稱,而我最大的supervisor則是病房主任近藤先生,另外因為我被分到五個team當中的A team,所以主要指導我的還有同team的老師們,包括指導醫谷口先生、副指導醫藤岡先生以及後期研修醫水谷先生。

 

 

圖三  

[圖三] 我與A team老師們,左後起,初期研修醫尾崎先生、後期研修醫水谷先生、副指導醫藤岡先生、初期研修醫山本先生、初期研修醫安倍先生,左前起,指導醫谷口先生、我、心理士岡村先生

 

 

                     2.      學習行程

因為我是交換學生的身分,所以沒有一個一定要遵從的課表,但是近藤先生每周都有給我他們醫學生的見習課表,「喔但是你就只要上有興趣的就好,其他時間可以自由運用或是去病房看病人」,對我們交換生來說這樣有行程卻又不是綁死的狀態大概是最好的了。

前面兩個禮拜我幾乎所有時間都跟著clerk上課,包括病房活動(我和同teamclerk一起看同一位primary care)seminar課程或是聽研修醫們的seminar,有時去看ECTprocedure,也有到門診去跟大家一起接病人。

 

後面兩個星期因為新來了一批clerk,相對於他們來說,已經待了兩周的我反而對環境更熟悉,所以可以回答他們一些關於課程上面的問題,因此也和他們有不少的互動。在上課的方面,後兩個星期因為跟前一梯是重複的,所以我就比較少去seminar,而比較多的時間待在病房或是跟學長討論。

另外在最後一週的星期二,因為我要求想看看東大以外的醫院,近藤先生帶著我一起到東京西邊市郊,八王子,看他在地區醫院的門診,四周的日子過得非常非常充實。

3.      一日基本行程

每天早上精神科的clerk「應該」要8:15把東西放好出現在護理站,跟著所有的醫師一起聽大夜班的護理師交班給白班,這時如果有病人有狀況會讓所有醫師都知道,有需要護理師配合的事情也會在此時宣布。

大概8:35左右這個會議結束,除了護理師外所有的醫療人員,包括醫師、心理師以及社工師等等會另外到一個小房間開morning meeting,此時昨天值班的醫師會跟大家討論一下前一天晚上的特殊狀況(通常都沒有),接下來是分配新病人到各個team裡面,並且簡單跟所有人交代這一位病人的注意事項,然後再一次確定所有人都沒有問題後,會一起敬禮並說「今日もよろしくおいします(今天也請多多指教),之後,一天的工作正式開始,通常這時候會是九點左右。

接下來每個team會先進行早晨回診,把所有的病人都看過一遍,這時就看課表上有沒有我能參加的活動,有時會有課或初診可以跟,若有就在適當時間離開病房去參加,若沒有就在病房跟著同team的老師們一起看病人,中午通常都有一小時休息時間。下午的時間通常會拿來接病房的新病人,或是開家庭會議,跟家人和社工師等等一起討論病患出院以後的規劃。

 

最後每天每個team都會在結束之前把當天病人的狀況再run一遍,他們稱為evening meeting(夕カンフャ),通常要等大部分的醫師稍微空閒下來才能做這件事,但我所待的A team的病人通常比較複雜,所以大概都會到五點才能開始,五點半左右結束,這就是我通常在東大精神科的一天。

 

4.      特殊學習與事件

              a.      每周主任回診

每個星期四下午是東大精神科的主任回診,笠井先生,也就是主任教授,會來巡房,從1:30開始,住院醫師一個一個報告這一週以來的新病人,全部報完了以後會大家一起移動去看他們。巡房的過程中主任喜歡問Clerk觀察到了些什麼,對這個病人有什麼樣的想法,交換生也會被問,我盡量用日文回答,有時真的不行會轉成英文,這個活動一般到4:30左右結束。

 

b.      手術房的ECT(電氣痙攣治療)

東京大學的ECT是在手術房中進行,所以即使我見習的是屬於內科系的精神神經科,還是有機會進到了他們的手術房,在台大我們clerk並沒有能夠見習ECT的機會,所以對我來說格外新鮮。

 c.       北原復健醫院

最後一周的星期二我跟帶我的近藤先生一起去八王子的北原復健醫院看診,這是一個只有復健部跟精神部的復健專門醫院,醫院位在一個小山丘上面,可以眺望八王子地區。在這個醫院病人能夠常常與大自然接觸,並且以比較放鬆的心情接受復健。這裡的大家都很熱心為我導覽並解釋一切的運作,並且也跟著近藤先生看到很多基層的精神醫療狀況,有過自殺、被性侵等等經驗的人或是家庭環境不甚寬裕卻又併發精神疾病的人們都有,這和只在台大或是東大所看到的精神醫療真的很不一樣。

當天結束後還有和北原醫院的院長北原先生等人一起去居酒屋相談甚歡,是一次很寶貴也很難得的體驗。

d.      研修醫Party

日本的學制或是升遷制度一般來說都是以三月跨四月為界線,研修醫的制度也是一樣,每年四月是日本研修醫R1R2等等的時間,東大精神科的後期研修醫R1在東大,但是R2就會外派到其他醫院作訓練,所以每年三月都會有這麼一個屬於歡送會性質的研修醫Party,而他們很熱情的邀請我一起去參加。

會場其實就是精神科自己的大會議室,護理師、其他專業和VS們也幾乎都到場,桌上擺滿了披薩和壽司以及飲料等等,R1會一個一個被叫上台和大家互動,並且有其他人會上去表揚他們,是一個很溫馨的場合,跟我想像中階級層層的日本醫院很不一樣。

 

圖四  

[圖四] 研修醫Party,右一為近藤先生

 

圖五  

   [圖五] 北原復健醫院,八王子

                     5.      整體學習心得

在東大的日子老師們沒有給我太多的限制或者是行程表,但是有告訴我許多資源可以使用,我可以進去醫學圖書館找資料,也可以在精神科辦公室看許多關於精神科的書,所以即使空白沒事的時間也可以自己找到事情做(日本的醫學書翻譯真的做得很好)

以我日文基本溝通和閱讀沒問題來說,雖然比起母語人士一定比較吃力,但只要勇於開口,在學習上並沒有太大的困難,老師們都很熱心於教導我,並且還邀請我參加許多科內的特殊活動,對我來說,這裡就像一個家一樣,雖然只有四個星期,現在回想起來,卻有如在這裡念了好久的書一樣熟悉。

還有一個特別的地方,那就是日本,Epilepsy是精神科在看的,而我們team的指導醫谷口先生他的專長就是Epilepsy,所以我每天也都會看到Epilepsy的病人,也跟老師學了腦波的判讀方法,看了很多Epilepsy發作的影片。另外,每天聽超過六小時的精神科日文會談也讓我日文實力大增,是這次來東大精神的額外收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ㄐㄩㄍㄍ(JiYu) 的頭像
ㄐㄩㄍㄍ(JiYu)

《蘭方》Lan Square

ㄐㄩㄍㄍ(Ji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