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外科以後,似乎一直沒有機會好好地寫一篇文章

從過年前三周就已經開始在台大外科學習的日子

每一大組的見習生們必須在各大教授的指導之下先進行為期兩周的"核心課程"

再分成七小組在七個不同部門的外科病房迴轉進行見習

其中包括 整形外科、神經外科、胸腔與重症、心血管外科、大腸直腸與小兒、一般外科(兩周)

而我們這一小組的的組別順序就是如上面這樣,由整外開始、一般外結束


untitled  
§ 僅以以神經外科為主的美劇Monday Morning,帥氣醫龍團隊為外科揭開序幕XD
  

---

在外科的這幾周基本上每周要挑一個晚上夜間實習

至少研究一個case並寫成報告作為夜間實習的成果(意思是如果你有辦法交作業其實是可以先閃也沒人理你)

不過這對我們五年級clerk來說

似乎也預告著大七開始無窮無盡值班日子的來臨阿(抖~



今天正是我在神經外科夜間實習的日子。

但我完全沒想過,今晚會有如此鮮明的記憶烙印在我這個菜鳥clerk的腦海中。

 



從六點半到達護理站開始,我就開始認真的挑case書寫實習日誌,

電子病歷系統很是方便,加上現代社會強大的菇狗大神之協助,

關於我所討論的病人所有的病史、檢驗數據、醫學影像、甚至於相關討論,

全靠我坐在護理站裡手握一隻滑鼠通通都搞定,

夜晚安靜的護理站只剩我一個clerk,和不時出現的沙沙書寫聲。



轉眼間時間過了一個半小時,看看鐘,八點整,病例討論也寫得差不多了,

於是我從護理站的電腦前站起來,開始尋找能夠讓我簽退的學長,

只要get這一個神聖的簽名,今晚夜間實習的"本分"就完成了,

俺就可以快速地閃人回宿舍開始一邊吃消夜一邊翹腳看日劇哼哼哼。


但不知道我是不是不小心讓老天發現了這股稍縱即逝(好啦其實我暗算很久)的邪念~~~

似乎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





在護理站拿著報告四處張望的我,突然聽到有人叫著我,

「學弟學弟!!!!你是今天夜間實習的clerk嗎??」是一位學姊的聲音,

「是,怎麼了?」

「你拿一份手術同意書到急診重症區去找R3學長,他說請你過去一趟。」


急診重症!!?豈不是一個連上次去急診部見習都沒有去過的地方??

雖然前一秒鐘我還是冗廢狀態又歸心似箭,

還是乖乖的跟隨指示,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慢慢坐電梯從八樓下到了一樓....。



---



移動到夜晚的急診重症區,明亮的燈光和一個個使用著生命監測器的病人有著強烈對比,

很快的,我就找到找我下來的R3學長,

「學長我來了。」

「很好,學弟你先去請他們簽麻醉同意書,順便幫我評一下現在躺在那裏那個人的GCS(Glasgow coma scale, 昏迷指數)。」學長這麼說,

什麼!!!這跟說好的不一樣(誰跟你說好),不是只是送個手術同意書然後跟著學長一起看病人嗎!!!!!!????

為什麼第一句話就要我這個大菜鳥直接上火線!!!!!崩潰!!!!!!QQQQQ




我緊張的走到了學長所指的床邊,

病床上躺著一位五十歲左右的男性,看起來已經失去了知覺,

旁邊站著兩位老人家,似乎是病患的父母,我一走到病患身邊,他們就開始以兩眼緊盯著我,

「這....這是這次緊急手術的麻醉同意書......可能要麻煩你們看完以後簽一下。」

「好好好!!」老阿公這麼說了之後,開始在我的面前"詳閱"起了那份手術同意書,

(ㄚㄚㄚㄚㄚㄚ我沒想到你會這麼詳細看!!!!你趕快簽一簽我好怕躺在床上的那個人隨時就不行了ㄚㄚㄚㄚㄚQQQ!!!!)

這是我這隻菜鳥在那幾分鐘的心情寫照。





這個同時我想到我還有另一個任務必須執行,我一轉頭,準備去評估床上那個人的GCS。


雖然如何評估GCS的課已經上過了好幾次,

但是竟然在這樣手忙腳亂的狀況下要第一次上場,這從來就不是我預想中的事情啊嗚嗚嗚嗚!!!!

我顫抖的走近病患身邊,腦子裡不斷跳針地複習我沒有實際經驗的生澀知識,但這反而讓我更加緊張,

「先生先生,你聽得到我說話嗎??」病人沒有任何言語反應。

「可以請你打開眼睛嗎??」聲音刺激眼部沒有反應。

「可以告訴我現在哪裏痛嗎??」我一邊說話一邊用力的捏(給予痛覺)並且期望他能夠有回應。

眼睛與四肢對痛覺的反應都不佳,我的心一沉,生澀歸生澀,僅有的知識告訴我這病人情況不妙。


最後評估出來,昏迷指數5-6,是個不樂觀的分數,我於是在第一時間快速回報給學長。




「學長我評估完了,GCS5-6。」

「什麼!!學弟你到底會不會評GCS,你確定是5-6??。」

「我的確沒有評過GCS的經驗,但我覺得應該是.....。」

「好,接下來都交給我們處理!!!我們要緊急推他去開刀,學弟你可以先離開了,你今天晚上的工作就是把這個人的病史研究一下,之後把研究好的內容交到我的桌上,當成今晚的夜間實習作業。」


菜鳥沒膽加上初次真正見到這種生死交關場面的我,在這樣一陣訊息轟炸之後,腦袋依片空白的我聽到自己反射性的吐出了幾個字,

「我知道了,謝謝學長。」

於是我離開了急診重症,離開時還聽到遠方的學長一邊喊著幾句依稀是

「是誰給他吃抗凝血劑的!!!!」或「你們這個不開很快人就不行了,現在要馬上推去做緊急手術!!!」的話。




---




帶著剛剛那一陣鮮明的記憶,我回到了八樓病房。




我隨即點開急診病歷,以瞭解這位病患的故事,

這是一位長期有高血壓的病人,但一直以來控制的狀況都不是很好,

甚至造成在前幾個月有些許的中風現象,

所以,內科醫師因此開了些抗凝血劑給他以舒緩中風。


結果這一天,他就突然左側麻木無力送來急診,電腦斷層顯示右腦一個6.5cm的ICH(腦內出血),

讓整個大腦中線偏移,幾乎已經壓到了腦幹(生命中樞)。

不斷的出血讓他狀況急轉直下,即便已經送來急診室,昏迷指數依然持續下降,

直到我離開的最後一刻,瞳孔已經放大。





初次經歷這一切的我,驚覺到的是,

自己在醫院裡面比自己想像的沒function還要更沒function!!!!QQQQQQQ



我永遠不會忘記這第一次上火線時,連家屬問手術同意書要簽哪裏,都回答不出來的這一天。

醫學這條路走久了,再回頭看,應該會覺得這天的自己很蠢吧。


只希望蠢的很值得就是了QQQQQ



---


後記




話說

回到八樓後

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的我,才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

「咦,我要寫這個急診照會的夜間實習作業......那我八點前那一個半小時豈不是都在做白工!!???」


Oops QQ



 





---



有人反映希望殘酷的評分制度可以留下來

於是從此篇文開始強勢回歸

但是我發現五分制太難分出高下了於是改成十分制好了XD



神經外科總評

個人興趣:●●●●
熱血程度:●●●●● ●●●●
挑戰力:●●●●● ●●●●
生活品質:●●●●

ㄐㄩㄍㄍ走此科的可能性:●●●●●


要不是我的腰實在撐不住一站十小時以上的帥氣長刀
從小愛摺紙和手工藝還差點被叫娘砲的我
其實對外科還滿有興趣的XDDD

再觀察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ㄐㄩㄍㄍ(JiYu) 的頭像
ㄐㄩㄍㄍ(JiYu)

《蘭方》Lan Square

ㄐㄩㄍㄍ(Ji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祖敏
  • 真佩服你
    ㄐㄩㄍㄍ走這顆的可能性高達6
    你一定是很喜歡接受挑戰的人!
    加油
    期待兩年後看到溫柔帥氣受病人愛戴和尊敬的林醫師:)
  • 謝謝你!!
    我很喜歡接受挑戰
    喔尤其是所挑戰的事情是自己喜歡的事情時~

    希望不會讓你失望囉
    兩年好像有點太早了哈哈哈還是Intern而已XDD

    ㄐㄩㄍㄍ(JiYu) 於 2014/03/31 21:35 回覆

  • 明亮
  • 經驗的累積 技術才會精進
  • 所言甚是
    面對病患 更要有著謙虛的心

    ㄐㄩㄍㄍ(JiYu) 於 2014/03/31 21: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