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於5/21首次更新於臉書]

 

我不知道我只是想要在一面倒的輿論中稍稍說點話。
到目前為止的所有文章和媒體評論,我大部分看到幾種討論。

第一種是有一堆人開始跳出來說你看這傢伙說從小就要做「大事」,阿結果大事竟然是在路上隨機捅人真是該死,然後人們開始高喊讓他死讓他死,延伸出死刑不可廢阿逆砍砍逆砍砍不廢就會發生這種可怕的事情之云云。

另一種是照片顯示車廂內噴了多少血、再開始一堆各路民眾的各種爆料各種獨家訪問各種還原和各種獨家畫面之爭奇鬥艷之流,說現場這麼可怕,兇手表情竟然非常的冷靜,開始批評這個人沒人性,良心被狗吃了,我們的社會怎麼會有這種敗類。

然後可愛的台灣社會就自動開始輿論霸凌,好像這時不趁機一起罵這個殺人兇手幾句就渾身不暢快似的。

但是有誰真正了解鄭先生心裡面到底是在想什麼?

文章標籤

ㄐㄩㄍㄍ(Ji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